时时彩计划发送
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BOSS,你老婆又作妖了 > 正文 第七十九章 差別對待

正文 第七十九章 差別對待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一聲清脆在屋中回蕩,除了舒望,在場的人都愣住了。誰也沒想到,舒望會突然對舒兮動手。

    舒兮從小嬌生慣養,更別說當著這么多人的面,結結實實挨別人一耳光。

    頃刻間,舒兮像是發了瘋似的,沖著舒望大喊大叫:“舒望!你這個賤人,竟然敢打我!”

    由于舒兮身體被椅子固定住,雙手也被銬上了手銬,只有兩腿還能活動,她想也不想,抬腳就對舒望一陣亂踢。

    舒望反應敏捷,身體向外一側,便輕而易舉的避開了舒兮的攻擊。

    “我打你,是因為你活該。舒兮,從今往后跟我說話時客氣一點,再像剛才這樣無理取鬧,就不是一巴掌這么簡單了。”

    舒望眸子像大海一樣幽深,散發著陣陣寒氣,平靜的注視著舒兮。

    這沉默的注視遠比舒望的那席話更有震懾力,舒兮被她嚇了一跳,有些不自在,還沒說出口的污穢不堪的言語又一時卡在喉嚨,憋了許久,直到臉頰漲的通紅也沒能說出來。

    舒望沒有要把時間繼續浪費在舒兮身上的意思,繼而轉身離開,跟高警官去談論正事。

    “高警官,你說有了新的進展,是查到什么了?”走進辦公室里,舒望直接開門見山,向高雨詢問。

    高雨接了杯純凈水,遞給舒望。舒望只是禮貌性的接過,握在手中并沒有喝。

    “是這樣的,我們近期通過排查那幾個人的賬戶,發現他們每個人的賬上都有筆巨額收入。隨后經過仔細調查,才發現是穆夫人身邊一個叫施強的人給他們進行的匯款……”

    施強,林挽月的助理,舒望對他再熟悉不過。

    或許這是一個強有力的證據,能夠證明這件事情的確跟林挽月有關系。但眼下她不能輕舉妄動,必須跟穆璟戈商量過后再做長遠的打算。

    從高警官那里得知了這么重要的信息,舒望道了聲謝,便準備離去。

    離開警察局的時候,舒望意外撞上了舒國建和張玲玉,想來他們應該是為了舒兮才來到這里。

    舒望并沒有向他們打招呼的打算,而是把他們當做一團空氣,直接從兩人身旁走過。

    見此,舒國建和張玲玉臉色難看到極致。雖然他們巴不得和舒望撇清關系,但被舒望這么無視,再加上突然得知舒兮被帶進警察局的消息本就憂心,一團無名怒火突然在胸腔燒起,準備把舒望當做出氣筒好好發泄發泄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張玲玉攔住了舒望的去處,眉心微攏,道:“舒望,見到爸爸媽媽,也不打聲招呼就這么走,你還真是沒有一點教養!”

    舒望雙手環住上身,聽完張玲玉的話,嘴角揚起一抹譏笑。

    “教養?從我五歲時被你們當做物品巴巴的賣給別人做實驗起,我就沒有父母了,又何來的教養。”舒望語氣平靜,像是在陳述別人的事情,跟她并沒有關系一樣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張玲玉瞬間臉色陰沉到了極致,指著舒望,卻氣的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
    此時,站在張玲玉身旁的舒國建面色看起來也好不到哪兒去,原本一直沉默不語的他倏然開口:“舒望,你怎么會在這里?兮兮出事,是不是跟你有關系?”

    舒望冷哼一聲,不屑回答舒國建的問題。想來,之前落入險境死里逃生,林挽月把自己住院的消息放給他們時,他們卻只想從自己身上獲取利益。但看舒國建當下神情嚴肅,不像是在做戲,是確確實實為舒兮而擔憂,這樣的差別對待,還是讓舒望心里猛地一抽。

    同樣是舒家的女兒,僅僅因為她患病,就被這么殘忍的對待,實在令人發指。

    面對舒國建的質問,舒望像是沒聽見一樣,大步離去。舒國建和張玲玉相視一眼,正要上前阻攔舒望的去處,舒望又猛地回過頭來,對著他們道:“你們最好不要再騷擾我,這里是警察局,如果我報警,到時候你們一家三口都被送進去,就沒人能來救你們了。”

    舒望眼里沒有一點波瀾,而舒國建夫婦也知道,舒望并非是在恐嚇他們,因此也沒再阻攔舒望離開。

    從通市回去后,舒望在自己的公寓門前看到了一臉糾結的秦君哲。此刻,他一手懸在半空中,正準備敲門,但不知道為什么,卻還是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在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身旁突然響起舒望的聲音,秦君哲像是做賊心虛一般,嚇了一跳,身體都忍不住一顫,結結巴巴道:“姐,你出去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秦君哲一邊說,一邊撓了撓自己的頭發,像是在為什么而苦惱。舒望什么也沒問,微微頷首。

    看秦君哲這副模樣,猜想他是在為今天不小心沖自己發火而煩惱,正找不到合適的機會道歉。

    舒望開了門,走了進去,見秦君哲還杵在門外,這才呼喚他一聲:“別傻站著了,有事進來說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秦君哲見過形形色色的女人,可只有面對舒望的時候,才會感到害羞:“姐,今天我不是故意沖你發火的。另外,我想了很久,既然不能追求你,那我愿意以弟弟的身份留在你身邊。只要能陪著你,我就心滿意足了……”

    說完這番話,秦君哲迅速關上了舒望公寓的房門,背部靠在墻壁上。

    他臉頰通紅,沉沉地嘆了口氣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作為秦家未來的接班人,秦君哲從來沒有在任何女人面前栽過跟頭,更別說像剛才這么卑微。

    只可惜,舒望對他沒有多余的想法,又是穆璟戈看中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秦君哲,是絕對不會跟兄弟相爭的……

    偌大的房間里,舒望看著被秦君哲關上的房門,眉間微蹙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不知道穆璟戈現在怎么樣了?

    自從那天林挽月將穆璟戈叫到穆家以后,穆璟戈就開始正式向林挽月開戰。為了避免林挽月起疑,他們也有幾天沒有見面。

    舒望反應過來自己在擔心穆璟戈,忍不住皺了皺眉頭。就在此時,舒望的電話突然響起,看到屏幕上的來電提示寫著“穆璟戈”三字,眉頭又漸漸舒展。

    “舒望。”穆璟戈的聲音里帶著男人特有的磁性,有一絲醉人,在穆璟戈的輕聲呼喚下,舒望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名字動聽。緊接著,穆璟戈又道:“我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從來知道心動是什么感覺的舒望,此時心臟瘋狂的跳動著。她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,只不過是幾天沒有見穆璟戈而已,竟然變得這樣奇怪。

    向來理智的舒望,突然找不出合理的解釋,這讓她心情有些焦躁,于是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穆璟戈對舒望的脾性早已經了如指掌,見怪不怪,即便她沒有開口,穆璟戈也知道,她在認真聽自己講話。

    “眼下,林挽月似乎已經相信了我們兩個之間已經徹底決裂,但她之后勢必還會有所動作。再加上穆氏集團最近也許會進行人事變動,我不能在你身邊,你會不會……”

    “會。”清麗的女聲打斷了穆璟戈的話,他甚至沒有把話說完,舒望就已經給了他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想問什么?”

    電話那頭,穆璟戈忍不住勾了勾嘴角,覺得此時的舒望難得可愛。

    “你笑了。很明顯,我的回答讓你滿意。”舒望站起身來,走向陽臺。

    今晚夜色很美,浩瀚無垠的星空,像是墨藍色的衣裙上鑲嵌了萬千顆水鉆那般耀眼。彼時有風,舒望站在窗前,一邊被晚風撫摸,一邊看南市的萬家燈火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或許,這就是心有靈犀吧。”舒望也不由得勾了勾自己的唇角,又接著道:“對了,今天我去了一趟通市。之前我曾經拜托過高警官幫忙調查那兩起案件是否跟林挽月有關,現在總算有了眉目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穆璟戈悶哼一聲,示意舒望繼續說下去。

    “現在,警方已經有證據證明,林挽月身邊的助理施強,曾經向那幾個人匯過一筆巨款。”

    聽完舒望的話,穆璟戈突然陷入沉思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舒望也不著急,通過電話,隱隱約約能夠聽到穆璟戈平穩的呼吸聲。

    良久,穆璟戈才道:“即便是這樣,這也不能夠成為我們搬到林挽月的有力證據。施強跟在林挽月身邊多年,對林挽月也算忠心,如果他站出來承擔了所有罪名,恐怕不僅不能對林挽月造成威脅,還會徹底將她激怒。”

    穆璟戈所說的這點,舒望不是沒有想到。不過來日方長,林挽月總有坐不住的一天,等到合適的時機再擺出這些證據,才能對她造成致命的一擊。

    “這幾天,除了暗中調查你母親的下落,我想繼續回研究所去。”

    舒望話題一轉,提出了要繼續回勞德森的研究所工作。雖然現在她接手了MK公司,但她還有一件事必須去做。

    “也好,不管你想做什么,我都會支持你。勞德森教授還不知道你活著的消息,你明天去研究所向他報個平安吧。”
  http://www.yulah.com.cn/85_85355/30184619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yulah.com.cn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时时彩计划发送 赌三公实用小技巧 3的组三遗漏统计 那一家的彩票计划软件最好 奔驰宝马手游破解版 AG惊吓鬼屋游戏下载 快乐扑克三开奖查询 时时彩怎么才能稳赚不赔 千炮捕鱼电玩城全部 股票涨跌颜色哪个给科学 280组选的关系 pc蛋蛋28官方手机下载 重庆时时官方是假的 彩票模拟摇奖机 大龙现在赚钱吗 湖南幸运赛车有哪些玩法 cf手游翻牌顺序